Menu

华谊兄弟无退路!《金刚川》票房遇冷 前三季度亏损超3亿元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20/10/29 Click:101

《八佰》票房大捷,似乎还不足以为扭转华谊兄弟的危局。

10月27日晚,华谊兄弟(300027.SZ)发布的2020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公司实现营收11.07亿元(人民币,下同),同比下滑31.51%,净亏损3.26亿元,同比收窄50.08%。此前持续亏损的窟窿仍堵不上。

值得一提的是,财报还称,由于公司对Brothers International LLC 的股权处置确认了非经常性投资损失,因此华谊兄弟在第三季度的净利润为-9456.30万元。不过,华谊兄弟并没有透露这笔投资具体损失了多少元。

业绩公布后,华谊兄弟股价明显受压,收市报4.71元/股,跌幅5.42%。受此前《八佰》上映的影响,华谊兄弟的股价曾在8月24日到达了7.2元/股的近年高位,随后便迎来震荡下跌。近两个月,华谊兄弟的股价已累计下跌35%,表明市场对其信心仍旧不足。

在此之前,华谊兄弟已经在2018年和2019年分别亏损10.9亿元、39.6亿元。这也意味着,如果华谊兄弟无法在2020年实现盈利,可能会面临退市风险。

《八佰》票房奇迹难续

随着国内疫情的稳定,电影从7月20日开始正式复工,被华谊兄弟给予厚望的电影《八佰》在8月21日正式上映,这是今年第一部登陆大屏幕的国产商业大片。根据灯塔专业版的数据,截至目前,《八佰》累计票房已经突破了31亿元,很有希望拿到今年的票房冠军。

在《八佰》的票房报捷之下,华谊兄弟第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7.83亿元,同比增长45.02。当季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达到6401.95 万元,比去年同期增长了148.12%。    华谊兄弟前三季度业务收入

《八佰》上映后不久,抗美援朝70周年献礼片《金刚川》随即进入宣发周期。和《八佰》由华谊兄弟主控不同,《金刚川》的出品方有六个,其中主控是中国电影投资股份公司,华谊兄弟仅是联合出品方。

早在《金刚川》上映前56天,制片方就已经启动相关宣传计划,发布了电影的第一张海报。随后的一个多月里,制片方发布了多条预告片、花絮和主创访谈等宣传内容。强大的宣发加上从10月开始社会对抗美援朝70周年的讨论氛围,《金刚川》上映前,话题热度已被炒到了最高点。

10月23日上午,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大会在北京隆重举行。同日,《金刚川》上映,首日票房便突破1亿大关,灯塔专业版上媒体对其总票房平均预测为25.28亿,称其为票房市场贺岁档前的“最后王炸”。

之后关键的周末两天,《金刚川》单日票房逐日走低,仅砍下1.37亿元和1.17亿元,对比同期的《八佰》相差甚远,也让不少业内人士对其后续票房发展感到忧心。猫眼电影对《金刚川》的预测总票房也调低至15.12亿。    《金刚川》日票房走势(图源:灯塔数据)

电影市场分析师南如珉在接受时代周报新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金刚川》的最终票房将很难达到制片方预期的20亿元,“算上影片后期可能出现的包场,应该还是可以突破10亿的。”

电影口碑方面,与《八佰》两极分化的舆论不同,《金刚川》上映5天后,豆瓣评分已经降到6.5分。部分时政和历史自媒体对影片的批判甚至出现了“出圈”效应,比如观视频的《睡前消息》就在在上周日晚上对《金刚川》的历史观进行了批评,这期节目播放量在今天已经高达123万次。节目播放后的周一,《金刚川》的单日票房大幅下跌至4777万。

对此,分析师南如珉认为,自媒体的批评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电影的后续票房,“但更多原因还是自身品质确实一般。”

第四季度能扭亏吗?

据报道,《金刚川》的投资成本大约是4亿元,按分账比例算,影片要收12亿才能保本,目前来看这似乎很难达到。这加大了华谊兄弟在第四季度扭亏的压力。

华谊兄弟在本次财报中明确表示,公司三季度优秀的营收成绩基本要归功《八佰》的票房大卖,可以看出华谊兄弟在营收上对主营业务的依赖。在财报中,华谊兄弟还介绍了未来的电影计划,包括常远导演的《温暖的抱抱》、根据现象级手游改编的电影《侍神令》(原名《阴阳师》)将择期上映,陆川导演的新片《749局》、李玉导演的《阳光不是劫匪》、周星驰的《美人鱼2》、贾樟柯导演的《一直游到海水变蓝》以及曹保平导演的《涉过愤怒的海》都已杀青进入后期制作阶段。还有多部电影已经立项,准备开机。

但上述影片多数未确定上映时间,仅有《温暖的抱抱》定档12月31日,影片的相关收益应该不会算入四季度收入。这意味着,华谊兄弟想要在赶第四季度前扭转亏损,很难再从电影主营业务上做文章。

此外,华谊兄弟在财报中也承认,公司存在商业大片拍摄量及收入波动的风险。具体而言,华谊兄弟表示,商业大片需要大额资金的投入,受制于资金等因素的限制,产量一直无法迅速提高,妨碍了公司电影业务收入的稳步提升。如果投资的少数商业大片票房表现不好或因公映档期等原因不能在该年度确认主要收入,则可能引起公司电影业务收入增长的波动。

除了电影,华谊兄弟近年来加大了电视剧等线上娱乐内容的耕耘,收入占比大幅提升,但在财报中并无具体数据的显示。另外,华谊兄弟在全国拥有30个正在运营的电影院,由于疫情影响,2020年1—9 月份观影人次为137.48万人次,较去年同期下降82.6%;2020年1—9 月份院线发行及影城放映业务实现收入4610.43万元,较去年同期下降82.8%。不过随着电影院的全面复工,这方面的收入有望在第四季度继续增加。

对于华谊兄弟来说,在第四季度抹平前三季度3.26亿亏损金额是必须完成的“死”任务。管理层在财报中提出,华谊兄弟未来将集中全部资源贯彻“影视+实景”的新商业模式,以推动公司加速回归健康发展的快车道。具体举措,继续深耕影视业务、寻求更多IP变现的渠道和加强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业务等等。

在业内人士看来,影视方面的收入在未来已经是华谊兄弟主要的营收和利润来源,华谊兄弟要扭亏,也只能看电影。南如珉认为,《八佰》八佰的利润更多会算在第四季度,“华谊兄弟最后扭亏为盈可能性很大”。他还表示,《温暖的抱抱》、《749局》和《侍神令》目前的进度都不错,有可能会在明年为华谊兄弟带来一波发展的机会。

除了华谊兄弟,另一个电影业巨头光线传媒业绩也不太好看,前三季度业绩录得净利润6372 万元,同比下降94.3%。某电影院资深工作人员向时代周报新媒体记者表示,在疫情防控常态化的情况下,电影院75%的上座人数限制会维持较长时间,因此对于整个电影行业来说,都需要考虑传统影院模式是否到了需要改变的时候。

而对于华谊兄弟来说,眼下的首要任务,是活下去。

(文章来源:时代周报)

(责任编辑:DF537)